水月凝華

「——もしも私が人々を愛してゐるのなら、この静かな家の中で、私は彼らを待つてゐたいのです。」

©水月凝華
Powered by LOFTER

琉璃

琉璃,琉璃
我喜欢的男孩儿是琉璃
是被禁锢的流动色彩
是我的宝物,我的私藏

琉璃,琉璃
天鹅绒绸缎上的水晶宝石
我将冰凉的琉璃抱在怀里入眠
塞入口中,用舌头描摹纹路

琉璃,琉璃
我戴着你,让你卧在柔软的胸口
让我的朋友同学都看看你
我一人怀里的瑰丽药玉

琉璃,琉璃
我的琉璃可是不属于我
外婆给了母亲,我的母亲给了我
我是琉璃看不见的一个过客

琉璃,琉璃
硬梆梆,凉冰冰
绚丽中长不出眼睛
梦境里也不会看我一眼

琉璃,琉璃
飞奔到瓷砖上化成一地星辰
每一颗碎片都有我的体温
每一处裂纹都由我亲手造成

琉璃,琉璃
我喜欢的男孩儿多像琉璃
是那一颗高温炙烤后
渐渐冷却的心

知道你的二叔是怎么死的吗?

你的二叔死的时候和你一样大
一样有很多想法,一样对什么都不满
可是你啊,千万不要像他那样

他一样有很多朋友,一样充满了希望
他们熙熙攘攘踏上他可以踏上的旅行
像是一次高举旗帜的,愤怒的春游

他也会生气,他也会闹别扭
但是他们一起齐心协力
怎么会失败呢?

他们把大人们挡在盒子里
他们坐在大人们的面前对话
大人们讨厌他们,不像他们讨厌大人们

他们献上鲜花,在扩音器前欢呼
他们聚集在每日升起的国旗下
你的二叔是千千万万理想中的一员

人们为他们加油,为他们叫好
人们加入他们
成为了希望的一部分

怎么会失败呢,怎么可能失败呢?
我们将坚持到成功为止
不达成目的我们决不罢休

他们亲手建造了年轻人们白色的梦想
——顺带一提
这梦想如今在大洋彼岸异国他乡...

我花了七年时间让自己相信

我花了七年时间让自己相信
小时候的我已经死了
只要把一个想法重复一千一万遍
谎言也会变成事实

我为自己举行过隆重的葬礼
请来了所有的亲朋好友
点点,万尼亚,小白白,彼得,大花花,叶卡捷琳娜,还有没起名字就失去了宠爱的小灰兔
我甚至亲手做了丧衣
用快递盒子做了棺材
翻箱倒柜找出圆滚滚胖嘟嘟的MP3
放起那个时候我最爱听的歌
这场迟来的葬礼上没有人说话
我相信小时候的自己已经死了

我是如此地笃信着这个事实
这个事实绝不会有一丝差错
小时候的我已经死了
好像一个味道坏掉的回忆被缓缓摊开
什么时候死的呢,怎么死的呢
我请来了警察官和法医
找到一个合适的案发现场
一边创造一边破解这个难题
我伪造了一份死亡证明
——不,怎么是伪造,的确是死了啊
心情...

旅途

真识社:

中川龙之助

晚春到了
数据流又苏醒过来
弯腰摘下一朵雏菊,我离家出走
绵绵细雨粘在背上
没有尽头的旅途

这是一场远征
我出走三万里
敌人在海的这边
我们不打仗,只观望
光缆把纸烟从这边带到那边
我们闭上眼
我们坐下去
等着站起来打出第一枪的人

这是一场逃亡
我出逃六光年
遮掩自己的面孔
剪短自己的长发
追杀者如影随形
沉默和愤懑量贩出售
我露出不存在的韵脚
依偎在危险怀里

这是一场朝圣
天堂只有九层
神啊神哪里也没有
我用砖砌出小路
从谁吻过的脚尖开始
动手造出一个来
它的宿命不是永生
是被我抛弃,被我遗忘

这是一趟没有尽头的旅途
我收拾好行囊,锁好门
弯腰摘下一朵雏菊,我离家出走

(唉,冷死我了)

毕业日记180417

今天:
媒体艺术课开始处理year book的编排,我们组负责做学校工作人员和领导的页面,需要找两方校长沟通
毕业生回学校,认出我了
将那副画小林多喜二的铅笔画交给老师,准备参加艺术展,还有作品简介要交
因为和森一起负责今年家庭日开幕式的编排和主持,放学去问了校长关于学校乐队的事,需要去找负责老师沟通
因为上交的作文“太过黑暗”被找去谈话
吃到了好吃的芝士鸡肉盖饭
选课展自告奋勇帮山姆兰德先生介绍历史课和文明史课去了,原本马丁先生要找我帮忙介绍心理学课的,可惜他说晚了

之前:
拿到ubc的offer,以及12000加元奖学金,确定去ubc了
和日内瓦说了那个危险的想法。希望又不希望自己只是一时兴起
感觉自己的思想改...

《砂之城塞》

昨天是三好老师的命日。

一般似乎是叫“达治忌”,偶然看到了“鴎忌”这样的称呼,觉得更美丽,也和《春之海角》,《砂の砦》中的《海鸥》相呼应,于是称呼为海鸥忌了。

试着翻译了《砂の砦》这首诗。水平不精,还请指摘。画了三好老师的一张照片。

砂之城塞(1946)

三好達治


我的歌是砂之城塞 
海水涌来 

柔和的波浪只消一击便会崩塌


我的歌是砂之城塞
海水涌来
柔和的波浪只消一击便会崩塌

即便如此我也锲而不舍地建造着
我建造着

我的歌是砂之城塞


与无限的海为敌建造着

这座易碎的城塞

原本就是易碎的城塞


蓝天之下

在燃烧的太阳之下

而且我的城塞又如此孤...

春花闲语

真识社:

中川龙之助

总能看到有人说,因为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官,喜欢花的人类仔细想来十分奇怪的话。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人喜欢美的东西,生殖器官如果是美的,那就会有人喜欢。此时人所追求的不是花的本质,而是他们为花赋予的理解与定义而已。我也是如此,我喜欢我所要的事物。

放学路上的晚樱盛开了。眼珠一般的重瓣花大朵大朵从枝头上像霉菌那样生长出来。曾经我很反感这种晚樱。总是在红褐的叶片展开后才开花,花和叶像血潮糊在一起,又成何体统?现在我也能够欣赏它的美了。即便如此,所谓美与否,不是你我能够定义的吧?

海棠花的花期太短了。我想起在车站看到的绿皮火车,从天桥底下呼啸而过了。前几天花还半开的时候,我曾犹豫...

未遂

真识社:

中川龙之助

她微微分开的上下唇瓣
单词书划到了第三页
朝着公交车站奔跑
撕成长条的纸片
可悲的未遂
可耻的未遂
我的生活充满了未遂

编辑日期在去年的文档
滚落在角落的电容笔
衣柜深处枯萎的花
没收回来的衣服
可悲的未遂
可耻的未遂
我的精神充满了未遂

清晨手机闹钟响了五遍
抱进花园的一只猫咪
手帐写了开头几页
打碎了的储蓄罐
可悲的未遂
可耻的未遂
我的语言充满了未遂

枕头背面水果刀的锈迹
第九十九次通话请求
话语在身体里冲撞
海水淹没小腿肚
可悲的未遂
可耻的未遂
我仔细想想,真的只有未遂

我的高谈阔论
我的雄心壮志
大家一笑而过
大家不再提起的故事
我的财产还有一箱子的后悔
又有人做了一场什么都有的梦

美丽的未遂
迷人的未遂
昨天我曾请求长大成...

匿名提问:

凝華有“童年玩伴”吗(人类限定)? 以及,可以问一下愿望截肢是为什么吗,吸引力在哪里?很想知道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样>< (发现找不到质问箱……

水月凝華 回答:

童年的朋友还是有的,但能称得上玩伴的就不多了。有几个比较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家长之间)也有联系。

说到玩伴,经常想起妈妈答应从税务局回来后带我去朋友家玩,却直到太阳要下山了也没回家的事。或者是她告诉我有小朋友要过来玩,于是我兴高采烈地做好准备,把平时待的书房收拾成适合我们玩的场地,然后就那样在飘窗上坐了一天,摸着那些玩具却舍不得玩,想等朋友过来再一起玩却到天黑也没等来的事。能和别人一起玩是很难得的事,玩得开心是更难得的事。玩得开心的那几次,直到现在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也印象深刻地记得。

想被截肢实在是太神奇的愿望了……完全是灵光一闪出现的。

记得之前南宫向我提起过把自己的手臂(还是腿...

公交车驶过高架桥下。瞬间灰暗染满了车厢,我靠在玻璃窗上抬起头,吊环扶手随着车身晃来晃去。

我对面和身边的座位都是空的。

其实一路上我的身边都没有人,对面曾坐了一个用手支着脑袋打瞌睡的男人,匆匆忙忙地下车,匆匆忙忙地消失在车尾后。

一小丝寒冷的空气游了进来。晚冬的街道依然披着灰蒙蒙的滤镜,在阴天变得越来越平淡,像一张宣纸摊开,灯泡烧断了钨丝。

快要到家了。

带着一丝柔和的阴森的车厢顶吱呀作响。清冷的郊区下午,人不情愿不自觉地走在路上。我和他们一样,也只想快点回家,却不想快点到家。

人会沉迷于路途间的忧愁。就和药物一样,过量摄取后产生耐性,但精神又变得极为渴望忧郁,于是一天比一天更早地...

介绍

这是一个私人blog。因个人原因会经常更换用户名和域名,看到是缘,我们八辈子修来的。

马上就要毕业的高中生。思维混乱,不专心学习,惯性悲观,但精神健康,活蹦乱跳。

爱好是近代日本文坛八卦,欢迎同志来认亲并教授更多八卦。

如博客内容令你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

真识文学社=我校文学社。中川龍之助是我的笔名之一,没人抄袭我,只是我想象力贫瘠只好把用过的意象再写一遍了。

有一个子博专门写同人的。那个子博会暴露我是一个彻头彻尾混乱邪恶阵营者的事实,找到是缘,我们六十四辈子修来的!

我本人比你想象的开朗许多。情绪时上时下,基本是半个月处于低谷半个月处于高峰的循环。

请你看我的日常时把我想象成一...

屏幕

真识社:

中川龍之助


她把弟弟抱在怀里看新闻。

刚吃过晚饭,气氛稍显沉闷,一股泛酸的、油腻的菜味在客厅里回旋起来。爸爸在厨房里洗碗。明天就要开学,茶几上放着她为学校元宵灯会准备的彩灯,红艳热烈。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面前55寸的液晶屏上,宝蓝的底上白色的字,单调而平滑得,什么都不像。

她不知道这个新闻已经播了多久了。可能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也可能没有,但是是不正常的久。弟弟温暖的身体在她怀里晃动着,注视着茶几上的彩灯,小手僵硬地摆动起来。

无限的蓝底与白字在屏幕上瞬间出现又消失。她想到了什么,好像是像什么东西。电脑死机了的时候。信息技术课上她举起手,蓝色屏幕上的白字...

@GradationAir 送的草莓酱。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拍的照片总有地方是歪的……

一夜未眠之后的日光。
我喜欢深夜和凌晨的无人打扰,喜欢早晨的淋浴,喜欢阳光照在这扇落地窗上,投下那一点点幸福的幻想希望,好像电影里的生活一样。我是电影的女主角,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落地窗前打哈欠。我想永远活在凌晨,不论是停留在日出之前独自听音乐,还是沉寂在令人怀念的梦境里。

毕业日记180203

真过分啊,真过分啊。

看着学年刚开始时的日记,嫉妒得想要掐死自己。连悲伤都不知道是什么,是在说什么可耻的玩笑话啊。那个时候,还能和朋友们大胆而自信地沟通,现在,现在的我,只是一直被人用眼角的睫毛辱骂而已。

对一个学期前的自己,我有很多话想说的。

你一定不知道[删除]和[删除]恋爱了吧?从此以后你就远离[删除]了,不去看她的眼睛,不和她说话,中午故意不和她一起吃饭;你很过分吧?连借口都没有。自说自话就将她抛下了;不,只是你自己主观意义上的放弃,对于别人来说,不过是失去了无可厚非的身边人而已。圣诞节晚会那天,你表演完,早早逃出体育馆,仅裹了薄薄一层丝袜的双腿还有长及脚踝的黑色大衣遮挡,而心脏...

部分二次翻译存档

萩原朔太郎《忧郁的赏花》

三好達治《鸦》

三好達治《我等战败之后》

这些都是我没找到中文翻译,但非常想分享的诗歌,无奈只好自己动手。日语不精,翻译时大量依赖英译,实在是不负责任的翻译,所以不打tag了。

翻译都距现在有一段时间了,第一篇去年三月底,第二篇去年八月底,第三篇刚好一年前。前两篇都找不到原本的文档了,就放图片了。


我等战败之后

三好达治

我等战败之后
千万婴孩降临此世

正因此大海青蓝
天空正因此青蓝

看那如血一般
一滴殷红残阳

向着骨灰坛,向着骨灰坛,向着骨灰坛的是
半叶日渐衰老的二十世纪

在枯叶落尽的森林深处
跛脚的蟋蟀要从头来过

一座鼓起的平和山丘
冬季田野中的豆花

历史有何作为
云彩飘来抹...

毕业日记180201-0202

今天是新学期的第四天。因为国内部已经放假了,国际部早早就来学校坐着更无聊更没意思了,索性把上学时间调到了八点。这样我可以多睡半个小时,就有了一种已经放假的感觉。六点之后起床让人稍微开心一点。路上也不会堵车,毕竟快过年了,上海又要进入早餐没得买,店铺全关门,要啥啥没有,找谁谁不在的空城模式了。

这是我这个学期的课表:

英语12

经济学12

历史12

媒体艺术12

终于和理科说再见了,太好了。

英语还是塔伦特女士教,一如既往地一节80分钟的课40分钟在听她跑火车。

经济学是以前教我预微积分的马克先生的妻子教。他们夫妻俩今年就要退休,但六十几岁的人精神劲头是我们的六十多倍,24/7全...

嫦娥

真识社:

中川龍之助

前两天,为了散去西装外套上的烟味,我将它挂在露台上任北风处置。突然想起来明天轮到穿这件西装了,我只能在午夜仓皇逃往露台,悻悻地收下西装。薄荷绿的衣架挂勾内侧被蹭上了一点锈迹。
我看向旁边的少女。
“明天,不会下雨吧?”
她说着,努力地将一条白布向上抛去。可是那条布滑溜溜的,就是怎么也挂不到高高的晾衣杆上。我在心里替她出力了,可每次都差那么一点,仿佛一枚富有弹性的橡胶球从两指之间被挤走了。
“不会。”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在我们的正上方,一轮满月幽幽发亮。北风在砚台上研磨开夜色。她将那条白布抛着,抛着,像零零碎碎的翅膀把月亮遮挡住了。
“你那样急着收衣服,我以为马上要下雨了。”
“...

毕业日记180125

今天考完了最后一科,雪越飘越狂了。

幸亏早上出门前带了发小给我的手套,手才不至于冻僵。上海的雪湿漉漉的,我一走出教学楼就四仰八叉地往我脸上身上扑来,无奈只好打起伞。学校附近的雪还不小,可依旧迟迟积不起来。

我讨厌降水。一路上被雪吓到没想法,脑子也冻僵了。公交车上都湿漉漉的,一场雪把上海下得稀烂,车子走一路漏了一路的水。我坐上车就开始玩花札,偶尔往雾蒙蒙的窗外瞥一眼,发现越往郊区家的方向去,雪就越小。我有点怨恨起来。

下了车之后,我站在郊区空荡荡的大马路中间,看到路尽头方向远处发电厂的烟囱。雪把巨大烟囱里冒出的烟雾挡得模糊,一粒一粒的像是胶片效果。

我低下头踏在湿漉漉的地上,皮靴里的脚已...

毕业日记180123

今天早上出门前,发现院子里的海棠树上飞来了一只绣眼鸟!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绣眼鸟,果真是小小的(不及拳头大),绿绿的,一蹦一跳,在树梢间窜来窜去。不知为何,在最冷的时候,海棠树上冒出了一朵花骨朵,被风吹得萎缩起来,小鸟一脚踏了上去,又被吓了一跳,惊飞起来。

是三好老师笔下的绣眼鸟!它扑腾了几下,瞥了我一眼,又立刻飞走了。

我觉得也许那本《测量船》已经原谅我了。在我心中一直代表着三好老师的绣眼鸟来到我家了。也许我已经被原谅了吧!


化学考砸了。但是,现在不是那么担心了。